欢迎登陆渭滨区养老信息化服务中心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老年风采 >> 老年大学



老年大学


应对老龄化:日本福利制度的效果及影响

[ 发布时间:2019-10-30 | 浏览:764次 ]

近日,东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上野千鹤子做客陕西师范大学女性研究中心性别论坛,做题为《老龄化社会日本的课题与挑战》的演讲。上野教授从宏观入手,利用大量的数据,对日本老龄化的社会现状及养老问题进行了详细分析,认为晚年照顾和临终关怀应当尊重当事者意愿。


老龄化的日本社会与两性平均年龄


自从20世纪70年代初老龄人口比例达到7%后,日本就开始向老年社会迈进,而到了1994年,老年人口已经超过了14%,日本正式进入了老龄社会。从那时起,日本社会和政府开始关注社会老年化问题,也制定了相应的养老制度以应对老年社会的到来。经过13年的发展,到2007年,日本的老年人口比例高达21%,人口老龄化问题越来越严重。按照人口社会学的标准,老年人口占21%是老龄社会,目前日本老年人口已高达27%。


如今的日本已经是老龄化的社会,但老龄人口中女性人数明显超过男性。日本女性平均年龄是87岁,而日本男性则是81岁,所以从80岁开始,女性人数越来越多,男性人口越来越少,其中每四个男性中只有一个能活到90岁以上,而每两个女性中则有一个能活到90岁以上,所以老龄化社会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女性老龄化的问题。


日本老年福利制度的效果及影响


日本老年化社会的历史已经有几十年,养老制度相对比较完善,年龄越高享有的福利越多。日本的福利制度由国民年金保险、医疗保险和介护保险三部分组成。国民年金和医疗保险是旧有的,介护保险是新增的。介护保险制定于1997年,2000年开始施行。这是一种强制性的保险,年满40岁以上的人必须加入,资金来源政府和个人各占50%,但个人所占的50%按缴纳者年龄划分两个等级,其中的30%由40到65岁的承担,65岁以上的人只承担20%。


介护保险的种类有养老院介护、访问介护、短期的照顾介护等,其中访问介护和短期照顾介护是针对居家养老的群体,定期为老年人提供精神、医疗和生活方面的服务。介护保险根据个人的需要划分不同的等级,每个人最高可以使用的介护服务是35万日元,其中自己只负担10%。无论是个人加入介护保险,还是介护保险资金的使用,地方政府全程进行监督。2015年医疗看护一体化施行,居家养老的人更多,老年人基本上在家,有时候去医院,临终在家。另外,近年来日本出现了一种小规模的由民家改造而成密集型养老机构,一般入住8名到15名左右的老人,有专人24小时为老年人提供各种服务,包括终点站护理等。


上野教授认为,由政府监督的介护保险的施行带来明显的效果,一是当事者权利意识提高;二是提高了家族看护的质量,有效地降低了家庭的看护虐待;三是促进护理工作的有偿化,女性工作由免费到有偿劳动;四是看护服务的准市场化,促进了女性创业。


死亡观念的变化


老年化社会也意味着多死社会的到来。2004年日本死亡人数是103万,其中65岁以上死亡人数是83万,占死亡人口的81%,这个比例逐年提升,预测到2025年,死亡人口总数达159万人,其中65岁以上达143万人,占90%。这意味着更多的老人会“孤独死”。


在日本,老人去世的场所通常有三处:医院(80%)、住宅(13%)和养老院(6%)。从1976年开始,日本治病住院死亡大幅上升,而在家死亡则大幅下降,导致医院床位越来越紧张和医疗保险财政破产。日本在2000年强制实施的介护保险其实就是一种应对措施。2015年,日本实施了医疗看护一体化政策,严格养老院入住条件,提高个人住院负担率,对老人住院天数进行控制,废除疗养型病床,鼓励在家医疗和在家看护。上野教授认为政府的在家诱导是“不纯的动机”。


日本家庭养老模式较之过去发生很大变化。过去护理公婆是媳妇责任,但是现在媳妇护理的现象减少,女儿和儿子护理的情况增多;配偶之间彼此看护情形增加;男性看护者增加,3人中必有1人是男性;老年人看护增加,他们大多为50~70年代出生的人。80年代同居者看护减少,分居者却看护增多。看护人的孤立一旦决定了主要的家庭看护人,其他家人就有不插手的倾向。


日本社会关于死亡的观念已经发生了变化。无法亲自照顾老人的家人一般都希望老人能去养老院生活,但上野教授的调查显示,有5成的老人希望“呆在家里到最后”,3成的老人表示“如果可能的话想呆在家里,但是去医院或者是设施也可以”。过去人们认为老人去世时有家人环绕是幸福,但实际上可能是对临终者的打扰。另外,人们认为一个人去世是正常的,只有死后长时期内无人知晓才是“孤独死”。她认为,对当事者的临终关怀应当尊重当事者的主权,考虑临终者的意愿。


演讲结束之后,上野教授和与会的学者、学生进行了热烈而轻松的互动。有的学者向上野教授请教政府、社会、企业和个人在日本养老制度的建设和发展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有的学生询问日本的介护保险是如何与养老保险结合而为日本老年人提供服务的。其中一个老师的提问涉及到了养老服务中的性别问题:“在日本介护机构中的服务人员现在基本是女性,日本政府也考虑吸纳外国人来从事这项工作,那么这其中是否也存在歧视、阶层之间的不公呢?”上野教授回答道:“这是个很尖锐的问题,女性更多的从事这种工作有传统的影响,未来可能还会更多地考虑这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