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渭滨区养老信息化服务中心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老年风采 >> 休闲娱乐



休闲娱乐


91岁演员仍活跃在舞台 满头银发还带学生

[ 发布时间:2018-08-14 | 浏览:1000次 ]

曾因在《封神榜》中饰演姜子牙被大众所知的蓝天野,至今仍活跃在话剧舞台。近日,91岁的他在一个讲座上谈起了自己与校园戏剧的渊源,并分享了演戏的心得。蓝天野认为,演员应该是一个杂家,要不断充实自己的生活经历,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


校园戏剧是中国话剧不能离开的土壤


作为北京人艺的老演员,蓝天野40年代就投身话剧事业,几十年来塑造不少经典角色,如话剧《北京人》中的曾文清、《茶馆》中的秦二爷等。同时,他还是导演,话剧《吴王金戈越王剑》《贵妇还乡》都是他的作品。


回溯蓝天野话剧生涯的起点,那要从74年前说起,这是个漫长的过程,几乎也是中国话剧史的缩影。1944年,17岁的蓝天野刚考进北平艺专油画系学习油画,彼时的他还一门心思要做个画家。


历史改变了他的决定。由于三姐是地下党员,他家成为了党组织的秘密联络点,他也加入到革命宣传活动中。当时,开展学校的戏剧活动是他们的工作重点。就这样,蓝天野慢慢接触到了话剧。


“1944年冬天,苏民拉着我,说咱们一块演个话剧。”苏民是演员濮存昕的父亲,在40年代就开始进步话剧运动,也是北京人艺的演员。蓝天野说,那时候对话剧已经很有兴趣了,却没想到一演就是几十年。


“没有校园戏剧就没有戏剧,校园戏剧是我们中国话剧不能离开的一片土壤。”蓝天野说,北京人艺有很多人都是从校园戏剧走出来的,当时几乎所有的大学和中学都有剧团,这些剧团也成为学生演戏的集中点。近年来,戏剧艺术也开始在大中小学传播开来。2015年,“戏剧进课堂”还被写入国务院美育文件中,越来越多的学生能在校园接触到戏剧。


校园戏剧到底有什么用?蓝天野回忆,当时,绝大多数演话剧的学生都是非专业的,毕业后也没有成为专业的戏剧工作者,但是戏剧对于他们的一生都产生了影响。蓝天野坦言,很多伟大的科学家都对文艺很感兴趣,而戏剧带给人的美学积累,会让人终身受用。


话剧如果只此一家,也就到了它生命终止的时候


1987年,年满60岁的蓝天野从北京人艺退休,此后20多年,他彻底离开了话剧舞台,不再导戏、演戏,也不再看戏。90年代以后,他捡起喜爱的画笔,全身心投入到国画的创作中,并多次举办个人画展。


2011年,时任北京人艺院长张和平用一顿“鸿门宴”把蓝天野又找了回来。“我当时真的不想回来,我以为隔了20多年,肯定会太生疏了,我就说不行,你别找我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演戏了。”然而,当蓝天野再次回到排练场的时候,那种熟悉感又回来了,就好像从来没有离开过。


之后7年间,蓝天野一直在舞台上忙碌着,重排《吴王金戈越王剑》《贵妇还乡》,导演新剧《大讼师》,主演《冬之旅》等等。


时隔多年,国内的戏剧环境也发生了不少变化,荒诞派、先锋派等戏剧流派兴起。为了了解情况,蓝天野便到处看戏,其中就有不少新潮的话剧。“在我看来,有些荒诞的还不够。”蓝天野说。


长期以来,北京人艺的作品都以现实主义题材为主,如经典的《茶馆》《雷雨》《北京人》等。对此,蓝天野表示,北京人艺不能光是现实主义,事实上北京人艺也不只是现实主义,“潮流是挡不住的,虽然这些年我们的门窗打开了,但是还不够通畅”。


他坦言,当初创出流派,就是因为跟别人不一样,有了自己的东西,话剧也是这样,如果只此一家,也就到了它生命终止的时候。


不过,他也表示,必须要有新的东西,但新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好的,“不管你是哪个流派,首先要把它做好,要搞出精品来”。


演员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角色?从下决心做演员的那一刻


1957年,因在《北京人》中扮演曾文清,蓝天野身上的书生气质曾被广为称赞。61年过去,年轻人有了一头银发,但身上的书生气质却丝毫未减,反而在岁月中增加了一份从容和宽厚。在常年话剧舞台的磨炼下,蓝天野的声音依然洪亮,讲话缓慢有逻辑,没有一句多余。面对十八九岁的学生,蓝天野也带了些许童心,现场考起了他们,谁答对谁就有奖。


走路时,蓝天野要拄着一根拐杖,但这并不影响他的脚步,话剧、京剧、演出,他想看的一个没落下。前几天,他还去看了何冰新导的话剧《陌生人》。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何冰曾称,北京人艺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比如朱旭老爷子的那句名言:“会演戏的演人,不会演戏的才演戏”。


十多年前,蓝天野曾参加过一次大学生戏剧比赛,看这些学生演戏,他发现一些特点,一到经典剧目时,他们总是有意识地在“演”。“这个不怪大家,怪我们,是我们这些专业的演员把一些不对的表演理念传递出去,让大家以为演戏就得那样。”蓝天野说。


“深刻的内心体验,深厚的生活基础,鲜明的人物形象。”这是北京人艺首任院长焦菊隐曾经概括的三句话,蓝天野认为,这大概能表达北京人艺的风格。


“要在舞台上、荧屏上塑造出一个鲜明的人物形象,表演方法很重要,但是比表演方法更重要的是文化修养和生活积累。”蓝天野说,建院初期,北京人艺的很多演员都不是科班出身,但是他们都积累了形形色色的事物,包括自己的生活经历。


“北京人艺建院后,很长时间没有拍戏,第一件事就是全院分成四个大组,下去体验生活。”后来,体验生活也成为北京人艺的特色之一。蓝天野还拿曾文清一角举例,曾文清会画画、写诗,还养鸽子。为了接近这个角色,他还专门去请教,比如怎么把鸽子拿在手里,它既不动,又让它舒服。


“演员从什么时候开始准备你自己的角色?我的主张是从你下决心,我就是要做演员的时候。从那天开始,你就要不断积累创作的欲望。你塑造人物能够鲜明到什么程度,就看你心里积累了多少东西。”蓝天野说,自己还曾积攒过各式各样的人物画像,达上千幅。每到演戏时,他就会从中寻找灵感。


对于年轻人演戏,蓝天野也给出两点建议,一是在生活中培养广泛的爱好,但不要玩物丧志;二是大量读书,这样才能培养情操,增长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