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渭滨区养老信息化服务中心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养老指南 >> 居家养老



居家养老


居家养老,子女当“甩手掌柜”要不得

[ 发布时间:2018-07-03 | 浏览:895次 ]

——摘自宁波日报

这些年,在养老服务业快速发展的同时,社会上也存在一些“重社会化服务,轻家庭赡养功能”的认识误区,工作忙、养孩子忙、离家远等等理由,使得许多人心安理得地将父母放在极其次要的地位。

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解决了不少老人的生活难题,让老人的生活变得充实、快乐,但依然不能填补老人因没有子女关心造成的心理空缺。在宁波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站),服务和付出换来了老人满意的笑容,也不时带给助老者一些困惑。

居家养老服务站点的设立,为社区老人带来便利

早上出门,到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看书读报;中午,在养老服务中心吃统一送来的午饭;周末,拿出家政服务卡,服务人员就会上门打扫卫生……随着宁波市海曙区56个居家养老服务站点相继落成以及医养结合的模式在西门街道率先试点,海曙区已基本建成“10分钟养老服务圈”。

而居家养老服务圈的建成,离不开日渐活跃的为老服务草根社会组织的帮扶,这些社会组织推出的为老项目中,有为贫困老人开展“圆梦”活动的,有为身居高楼的老人提供上门理发的,有为单身老人搭建交流平台的,还有为老人提供法律咨询、绿化养护等普惠服务的,实现了居家养老的生活定制。

钟幼菊是位独居老人,每天早上她都会去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的豆浆坊喝一杯豆浆,每到星期二下午,会过去量量血压、看看报纸杂志,有时碰到好看的书就借回家。每个月10号,作为小组长,她会去居家养老服务站开小组长会议,随后听一次健康讲座。遇到一些传统节日,居家养老服务站会举行各类活动,给她送上粽子、香袋、汤圆之类,让她开开心心过节。这样的贴心服务,在宁波已是常见。

宁波市海曙区望春街道广泽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面积达600平方米,并成立了“阿拉宁波人为老服务队”,为辖区内高龄的独居、空巢老年家庭提供卫生清洁、读报陪聊等服务。社区居民李大妈说,日子过得很惬意,现在她每天忙完家务,步行5分钟就能在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和老姐妹聊聊天唱唱歌。“这里还经常有保健咨询、医疗服务等活动,我们老年人找到了欢乐家园。”

子女当“甩手掌柜”,社区助老服务超负荷

“能不能帮我们呼吁一下,子女不能因为有了社区助老义工就安心做‘甩手掌柜’,老人们也盼望着子女能常回家看看。”记者在甬上多个社区采访时,许多社区义工不约而同提及这一话题。

一位姓郑的志愿者阿姨“结对”的是小区里一位82岁的老人。“一开始,想要为她打扫房间,老人都会忙不迭地说‘我来’;问她有什么要帮忙的,老人总说‘蛮好的’。”老人向郑阿姨吐露心声:三个子女都不同住,平时忙于工作,无暇常来,最多打个电话问候,“都找不到一个能说话的人。”

“结对”5个多月以后,老人把郑阿姨当成了自家人,“有一次,老人当着她女儿的面,说社区义工比女儿还亲。这是老人对我服务的肯定,但回去后,心里不是个滋味。”郑阿姨坦言,聊天的时候,老人提及最多的是自己的子女,“每每听到老人主动为子女辩解时,总觉得有些心酸。”不少子女因为“工作忙”,把老人的生活照料全推给社区,许多琐事让社区代办,使得不少社区助老服务超负荷。

社区助老服务,被视作“理所应当”

一些社区工作人员因不放心独居老人,有时会特地打电话给老人的子女,“高温天里,请每天打个电话问候老人,经常来看看老人”。“确实有过‘提醒’后,子女依然如故、找理由推脱的现象。”采访中,不止一位社工告诉记者。而令他们有些心寒的是,社区一些公益性助老服务,在推出一段时间后常常被视作“理所应当”,不仅被横加挑刺,还要接受一些子女命令式的“嘱托”。

时下,中青年人面临工作、购房、子女教育、人际交往等多方面压力,社区通过针对性的服务,为他们减轻一部分时间、精力乃至经济上的压力。“压力缓解并不意味着义务推诿。”有关人士直言,子女仍是老人的第一责任人,“亲情赡养”仍是幸福养老的重要一环。否则,将有悖于政府和社会推动社区养老、机构养老的初衷,也有悖孝道。

明确“第一责任方”,子女应多为“家庭尽责”

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这是我国要构建的养老服务体系,其中,居家养老是基础,而家庭在居家养老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来自家庭的照顾,不仅能够满足老年人在生活方面的需求,更重要的是能够满足其对亲情的需求。这也是绝大多数老年人选择居家养老、政府大力发展居家养老服务的缘由。

全国老龄办副主任吴玉韶认为,在我国,家庭是养老服务的第一责任方,要在全社会大力弘扬孝老养老的优良传统,积极营造全民敬老爱老的社会氛围,在此基础上,政府应出台政策为居家养老提供支持。比如,出台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优先支持居家养老;调整个人所得税征收办法;出台鼓励子女与父母就近居住或共同居住的政策,实现“一碗汤”距离;探索建立对家有住院老人的在职职工的照料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