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陆渭滨区养老信息化服务中心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养老指南 >> 社区养老



社区养老


社区养老,日本有哪些经验可以学习?

[ 发布时间:2018-03-20 | 浏览:847次 ]

——摘自永爱养老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发展居家、社区和互助式养老,推进医养结合,提高养老院服务质量。”


提到社区养老,作为养老产业发达的国家,日本在社区养老服务方面有哪些经验可以借鉴?根据调查,日本的社区养老强调“小规模多功能”。此外,受儒家思想影响,日本许多老人更愿意在家养老,“老老看护”也成为一种值得学习的养老模式。


“小规模多功能”社区养老模式值得借鉴


其实日本现在并不主张盖大型养老院,而是强调老人们在自己的家中和社区中养老,与社区互动。养老服务“多功能化”成为一种趋势。社区养老机构,床位一般在20-30张,提供的服务是“多功能”的:可以是24小时的入住照顾,也可以是白天的日托服务或居家上门服务。


据了解,在全日本,有着众多的“老人日托”机构,仅东京一地就有2.8万多所。与此同时大量日托机构还以直营和连锁方式不断扩张。DHC是日本著名的化妆品公司,他们也在进军社区日托机构这一领域,在为老人提供护理服务的同时,还以免费的化妆服务吸引客户。


很多日托机构都针对老人的需求提供特色服务。比如一家日托机构就强调,他们主要针对老年男性,以器械技能训练为主要特色。另一家日托强调,他们对失智老人有独到经验;还有一家日托所则同时拥有煲汤馆,为老人提供有营养的煲汤。日本连锁便利店“罗森”宣称,将提供老年人看护服务,“护理经理”将常驻店内,提供咨询。“罗森”希望通过这个新的服务项目增加更多客源。


记者参观的一家日本社区养老中心,就坐落在居民区内,并没有特别安置在郊外或者交通不便的地带,这家养老中心只有72个长期床位和9个临时短期床位,满员情况下也就81人而已。但工作人员却有55人,其中90%为“介护士”(即看护人员),他们轮班24小时负责老人的吃喝拉撒等生活杂务。


这家社区养老中心里所有人都住单间,每个单元内设有公共的活动区域,供吃饭、休闲、活动之用。中心里有公共浴室,有专人提供入浴服务,同时配备了半躺着就能洗净全身的“坐浴器”,以及方便老人进入浴池的“泡澡升降机”。为了防止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走失,所有楼层的电梯都需要输入复杂的密码后才能启动。住进这样一家设施先进、服务细致入微的养老院,个人承担的费用每月只需大约5-6万日元,而实际每人每月的成本平均大约38万日元。之所以不会入不敷出,是因为养老院可以从介护保险的理赔机构获得资金。


中国作为典型的‘未富先老’国家,在文化上与日本有很多相似性,日本社区养老服务发展的经验值得我们借鉴。


“老老看护”成为社会的一种新型养老模式


此外,日本人深受中国儒家思想影响,也有很多老人更愿意在家养老由自己的家人照顾。随着社会的发展,日本的人均寿命大幅延长,老龄人口增多,“老老看护”成为日本社会的一种新型养老模式。


“老老看护”是指老人在家中由同属老人的家庭成员照顾,比如六七十岁的老人照顾八九十岁的父母。数据显示,聘请上门服务的专业护理人员的日本家庭仅为14.8%,更多的家庭选择成员之间互相照顾。据统计,日本被看护者和看护者均超过65岁的家庭比例为51.2%,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为25%,预计到2025年,这一比例将达到30%,“老老看护”现象将成为日本养老的重要模式。


与其他养老模式相比,“老老看护”有诸多优点。比如,看护者与被看护者长年生活在一起,熟悉彼此的生活习惯,便于照顾对方。有相关研究称,看护者因为要照顾老人,不会感到生活单调无聊,可有效降低认知障碍症的发病率。对社会来说,“老老看护”可以减少养老院及护理人员的数量,减少政府对养老设施的资金投入。与此同时,日本各地方政府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出台了多项针对本地区内“老老看护”家庭的优惠政策,从而减轻家庭压力。比如,岛根县出云市就对一些“老老看护”家庭发放生活支援服务利用券,可用来购买生活用品、聘请保洁人员等。


“老老看护”近年来也出现了一些新形式。一位名叫佐藤的老人身患癌症,妻子只能借助轮椅活动,膝下又无儿女。于是,他们卖掉房子,搬到一家私立养老院居住。照顾妻子的责任大多由佐藤负责,养老院提供医疗服务。对于佐藤夫妇来说,他们既享受了相对便宜的公共服务,又能实现“老老看护”。